语文教案】[幼教][一年级][二年级][三年级][四年级][五年级][六年级][七年级][八年级][九年级][综合性学习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[教学参考][教学宝典][电子教材][阅读指导]
数学教案】[幼教][一年级][二年级][三年级][四年级][五年级][六年级][七年级][八年级][九年级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【物理教案】[八年级][九年级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
英语教案】[幼教][一年级][二年级][三年级][四年级][五年级][六年级][七年级][八年级][九年级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【化学教案】[九年级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
政治教案】[幼教][小学思品][七年级][八年级][九年级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【历史教案】[七年级][八年级][九年级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
地理教案】[七年级][八年级][九年级][高中地理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【生物教案】[小学自然][七年级][八年级][九年级][高中][高一][高二][高三]
音乐教案】[幼教][小学][初中][高中]【体育教案】[幼教][小学][初中][高中]【美术教案】[幼教][小学][初中][高中]
信息教案】[小学信息技术][初中信息技术][高中信息技术]【班会教案】[小学班会][中学班会][国旗下讲话][学生评语][班级管理][德育研究][心理健康][班主任挚友]
您现在的位置: 3edu教育网 >> 海量教案 >> 语文教案 >> 高三语文教案 >> 正文    3edu教育网,教育第三方,完全免费,天天更新!

咬文嚼字学案

分类:高三语文教案   更新:2017/6/30   来源:网络

  读 音 yǎo wén jiáo zì

  解 释 形容过分地斟酌字句。多指死扣字眼而不注意精神实质。 后指故意卖弄自己的学识。

  也指十分认真地斟酌字句。

  出处元?无名氏《杀狗劝夫》第四折:“哎,使不的你咬文嚼字。”

  用 法 联合式;作谓语、定语、状语;含贬义

  示 例 学习文件不能只~,关键是领会文件的精神实质。

  近义词 字斟句酌 细嚼慢咽

  反义词 走马观花

  歇后语 口吃报纸;书架上的老鼠

  灯 谜 书虫;书蠹;啃书;秀才会餐

  英 文 speak like a book

  杂志名称 《咬文嚼字》月刊

  《咬文嚼字》选自《朱光潜美学文学选集》

  正文: 郭沫若先生的剧本里婵娟骂宋玉说:“你是没有骨气的文人!”上演时他自己在台下听,嫌这话不够味,想在“没有骨气的”下面加“无耻的”三个字。一位演员提醒他把“是”改为“这”,“你这没有骨气的文人!”就够味了。他觉得这字改得很恰当。他研究这两种语法的强弱不同,“你是什么”只是单纯的叙述语,没有更多的意义,有时或许竟会“不是”;“你这什么”便是坚决的判断,而且还必须有附带语省略去了。根据这种见解,他把另一文里“你有革命家的风度”一句话改为“你这革命家的风度”。

  这是炼字的好例,我们不妨借此把炼字的道理研究一番。那位演员把“是”改为“这”,确实改的好,不过郭先生如果记得《水浒》,就会明白一般民众骂人,都用“你这什么”式的语法。石秀骂梁中书说:“你这与奴才做奴才的奴才!”杨雄醉骂潘巧云说:“你这贱人!你这淫妇!你这你这大虫口里倒涎!你这你这……”一口气就骂了六个“你这”。看看这些实例,“你这什么”倒不仅是“坚决的判断”,而是带有极端憎恶的惊叹语,表现着强烈的情感。“你是什么”便只是不带情感的判断。纵有情感也不能在文字本身上见出来。不过它也不一定就是“单纯的叙述语,没有更多的含义”。《红楼梦》里茗烟骂金荣说:“你是个好小子出来动一动你茗大爷!”这里“你是”含有假定语气,也带“你不是”一点讥刺的意味。如果改成“你这好小子!”神情就完全不对了。从此可知“你这”式语法并非在任何情形之下都比“你是”式语法都来得更有力。其次,郭先生援例把“你有革命家的风度” 改为“你这革命家的风度”,似乎改得并不很妥。“你这”式语法大半表示深恶痛嫉,在赞美时便不适宜。二、“是”在逻辑上是连接词,相当于等号。“有”的性质完全不同,在“你有革命家的风度”一句中,风度是动词的宾词。在“你这革命家的风度”中,风度便变成主词和“你(的)”平行。根本不成一句话。

  这番话不免罗嗦,但是我们原在咬文嚼字,非这样锱铢必较不可。咬文嚼字有时是一个坏习惯,所以这个成语的含义通常不很好。但是在文学,无论阅读或写作,我们必须有一字不肯放松的谨严。文学藉文字表现思想情感,文字上面有含糊,就显得思想还没有透彻,情感还没有凝炼。咬文嚼字,在表面上象只是斟酌文字的分量,在实际上就是调整思想和情感。从来没有一句话换一个说法而意味仍完全不变。例如《史记》李广射虎一段:

  “李广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,中石没镞,视之,石也。更复射,终不能入石矣”

  这本是一段好文章,王若虚在《史记辨惑》里说它“凡多三石字”,当改为:

  “以为虎而射之,没镞,既知其为石,因更复射,终不能入”。

  或改为

  “尝见草中有虎,射之,没镞,视之,石也”。在表面上似乎改得简洁些,却实在远不如原文,见“草中石,以为虎”并非“见草中有虎”原文“视之,石也”,有发现错误而惊讶的意味,改为“既知其为石”便失去这意味。原文“终不能复入石矣”有失望而放弃得很斩截的意味,改为“终不能入”便觉索然无味。这种分别,稍有文字敏感的人细心玩索一番,自会明白。

  一般人根本不了解文字和情感的密切关系,以为更改一两个字不过是要文字顺畅些或是漂亮些。其实更动了文字就同时更动了思想情感,内容和形式是相随而变的。姑举一个人人皆知的实例,韩愈在月夜里听见贾岛吟诗,有“鸟宿池边树,僧推月下门”两句,劝他把“推”字改为“敲”字。这段文字因缘古今传为美谈,于今人要把咬文嚼字的意思说得好听一点,都说“推敲”。古今人也都赞赏“敲”字比“推”字下得好,其实这不仅是文字上的分别同时也

[1] [2] [3] [4] 下一页
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 | 隐私策略 | 关于我们 | 手机3edu | 返回顶部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