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3edu教育网 >> 海量教案 >> 语文教案 >> 高二语文教案 >> 正文    3edu教育网,百万资源,完全免费,无需注册,天天更新!

海明威《老人与海》

海明威《老人与海》

分类:高二语文教案   更新:2013/1/13   阅读:   作者:佚名   来源:网友提供

海明威《老人与海》

老人与海作者:海明威他是个独自在湾流①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,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,一条鱼也没逮住。头四十天里,有个男孩子跟他在一起。可是,过了四十天还没捉到一条鱼,孩子的父母对他说,老人如今准是十足地"倒了血霉",这就是说,倒霉到了极点,于是孩子听从了他们的吩咐,上了另外一条船,头一个礼拜就捕到了三条好鱼。孩子看见老人每天回来时船总是空的,感到很难受,他总是走下岸去,帮老人拿卷

    老人与海
    作者:海明威
    他是个独自在湾流①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,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,一条鱼也没逮住。头四十天里,有个男孩子跟他在一起。可是,过了四十天还没捉到一条鱼,孩子的父母对他说,老人如今准是十足地"倒了血霉",这就是说,倒霉到了极点,于是孩子听从了他们的吩咐,上了另外一条船,头一个礼拜就捕到了三条好鱼。孩子看见老人每天回来时船总是空的,感到很难受,他总是走下岸去,帮老人拿卷起的钓索,或者鱼钩和鱼叉,还有绕在桅杆上的帆。帆上用面粉袋片打了些补丁,收拢后看来象是一面标志着永远失败的旗子。
    老人消瘦而憔悴,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。腮帮上有些褐斑,那是太阳在热带海面上反射的光线所引起的良性皮肤癌变。褐斑从他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,他的双手常用绳索拉大鱼,留下了刻得很深的伤疤。但是这些伤疤中没有一块是新的。它们象无鱼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蚀的地方一般古老。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老,除了那双眼睛,它们象海水一般蓝,是愉快而不肯认输的。
    ①指墨西哥湾暖流,向东穿过美国佛罗里达州南端和古巴之间的佛罗里达海峡,沿着北美东海岸向东北流动。这股暖流温度比两旁的海水高至度,最宽处达英里,呈深蓝色,非常壮观,为鱼类群集的地方。本书主人公为古巴首都哈瓦那附近小海港的渔夫,经常驶进湾流捕鱼。
    “圣地亚哥,"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,孩子对他说。"我又能陪你出海了。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。”
   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,孩子爱他。
    “不,”老人说。“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。跟他们待下去吧。”
    “不过你该记得,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,跟着有三个礼拜,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。”
    “我记得,”老人说。“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。”
    “是爸爸叫我走的。我是孩子,不能不听从他。”
    “我明白,”老人说。“这是理该如此的。”
    “他没多大的信心。”
    “是啊,”老人说。“可是我们有。可不是吗?”
    “对,"孩子说。"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,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。”
    “那敢情好,”老人说。“都是打鱼人嘛。”
    他们坐在饭店的露台上,不少渔夫拿老人开玩笑,老人并不生气。另外一些上了些年纪的渔夫望着他,感到难受。不过他们并不流露出来,只是斯文地谈起海流,谈起他们把钓索送到海面下有多深,天气一贯多么好,谈起他们的见闻。当天打鱼得手的渔夫都已回来,把大马林鱼剖开,整片儿排在两块木板上,每块木板的一端由两个人抬着,摇摇晃晃地送到收鱼站,在那里等冷藏车来把它们运往哈瓦那的市场。逮到鲨鱼的人们已把它们送到海湾另一边的鲨鱼加工厂去,吊在复合滑车上,除去肝脏,割掉鱼鳍,剥去外皮,把鱼肉切成一条条,以备腌制。
    刮东风的时候,鲨鱼加工厂隔着海湾送来一股气味;但今天只有淡淡的一丝,因为风转向了北方,后来逐渐平息了,
    饭店露台上可人心意、阳光明媚。
    “圣地亚哥,”孩子说。
    “哦,”老人说。他正握着酒杯,思量好多年前的事儿。
    “要我去弄点沙丁鱼来给你明天用吗?”
    “不。打棒球去吧。我划船还行,罗赫略会给我撒网的。”
    “我很想去。即使不能陪你钓鱼,我也很想给你多少做点事。”
    “你请我喝了杯啤酒,”老人说。“你已经是个大人啦。”
    “你头一回带我上船,我有多大?”
    “五岁,那天我把一条鲜龙活跳的鱼拖上船去,它差一点把船撞得粉碎,你也差一点给送了命。还记得吗?”
    “我记得鱼尾巴砰砰地拍打着,船上的座板给打断了,还有棍子打鱼的声音。我记得你把我朝船头猛推,那儿搁着湿漉漉的钓索卷儿,我感到整条船在颤抖,听到你啪啪地用棍子打鱼的声音,象有砍一棵树,还记得我浑身上下都是甜丝丝的血腥味儿。”
    “你当真记得那回事儿,还是我不久前刚跟你说过?”“打从我们头一回一起出海时起,什么事儿我都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    老人用他那双常遭日晒而目光坚定的眼睛爱怜地望着他。
    “如果你是我自己的小子,我准会带你出去闯一下,"他说。"可你是你爸爸和你妈妈的小子,你搭的又是一条交上了好运的船。”
    “我去弄沙丁鱼来好吗?我还知道上哪儿去弄四条鱼饵来。”
    “我今天还有自个儿剩下的。我把它们放在匣子里腌了。”
    “让我给你弄四条新鲜的来吧。”
    “一条,”老人说。他的希望和信心从没消失过。现在可又象微风初起时那么清新了。
    “两条,”孩子说。
    “就两条吧,"老人同意了。"你不是去偷的吧?”
    “我愿意去偷,”孩子说。"不过这些是买来的。”
    “谢谢你了,”老人说。他心地单纯,不去捉摸自己什么时候达到这样谦卑的地步。可是他知道这时正达到了这地步,知道这并不丢脸,所以也无损于真正的自尊心。
    “看这海流,明儿会是个好日子,"他说。
    “你打算上哪儿?"孩子问。
    “驶到远方,等转了风才回来。我想天亮前就出发。”
    “我要想法叫船主人也驶到远方,”孩子说。"这样,如果你确实钓到了大鱼,我们可以赶去帮你的忙。”
    “他可不会愿意驶到很远的地方。”
    “是啊,”孩子说。"不过我会看见一些他看不见的东西,比如说有只鸟儿在空中盘旋,我就会叫他赶去追鲯鳅的。”
    “他眼睛这么不行吗?”
    “简直是个瞎子。”
    “这可怪了,”老人说。“他从没捕过海龟。这玩艺才伤眼睛哪。”
    “你可在莫斯基托海岸①外捕了好多年海龟,你的眼力还是挺好的嘛。”
    “我是个不同寻常的老头儿。”
    “不过你现在还有力气对付一条真正大的鱼吗?”
    “我想还有。再说有不少窍门可用呢。”
    “我们把家什拿回家去吧,”孩子说。"这样我可以拿了鱼网去逮沙丁鱼。”
    他们从船上拿起打鱼的家什。老人把桅杆扛上肩头,孩子拿着内放编得很紧密的褐色钓索卷儿的木箱、鱼钩和带杆子的鱼叉。盛鱼饵的匣子给藏在小船的船梢下面,那儿还有那根在大鱼被拖到船边时用来收服它们的棍子,谁也不会来偷老人的东西,不过还是把桅杆和那些粗钓索带回家去的好,因为露水对这些东西不利,再说,尽管老人深信当地不会有人来偷他的东西,但他认为,把一把鱼钩和一支鱼叉留在船上实在是不必要的引诱。
    他们顺着大路一起走到老人的窝棚,从敞开的门走进去。老人把绕着帆的桅杆靠在墙上,孩子把木箱和其他家什搁在它的旁边。桅杆跟这窝棚内的单间屋子差不多一般长。窝棚用大椰子树的叫做"海鸟粪"的坚韧的苞壳做成,里面有一张床、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和泥地上一处用木炭烧饭的地方。
    ①位于中美洲尼加拉瓜的东部,是滨墨西哥湾的低洼的海岸地带,长满了灌木林。为印第安人中的莫斯基托族居住的地方,故名。
    在用纤维结实的"海鸟粪"展平了叠盖而成的褐色墙壁上,有一幅彩色的耶稣圣心图①和另一幅科布莱圣母图。这是他②妻子的遗物。墙上一度挂着幅他妻子的着色照,但他把它取下了,因为看了觉得自己太孤单了,它如今在屋角搁板上,在他的一件干净衬衫下面。
    “有什么吃的东西?”
    “有锅鱼煮黄米饭。要吃点吗?”
    “不。我回家去吃。要我给你生火吗?”
    “不用。过一会儿我自己来生。也许就吃冷饭算了。”
    “我把鱼网拿去好吗?”
    “当然好。”
    实在并没有鱼网,孩子还记得他们是什么时候把它卖掉的。然而他们每天要扯一套这种谎话。也没有什么鱼煮黄米饭,这一点孩子也知道。
    “八十五是个吉利的数目,”老人说。“你可想看到我逮住一条去掉了下脚有一千多磅重的鱼?”
    “我拿鱼网捞沙丁鱼去。你坐在门口晒晒太阳可好?”
    “好吧。我有张昨天的报纸,我来看看棒球消息。”孩子不知道昨天的报纸是不是也是乌有的。但是老人把它从床下取出来了。
    ①法国修女玛格丽特·玛丽·阿拉科克(—)于世纪倡议崇拜耶稣基督的圣心,在信奉天主教的国家中传播甚广。
    ②科布莱为古巴东南部一小镇,镇南小山上有科布莱圣母祠,每年月日为朝圣日。
    “佩里科在杂货铺里给我的,"他解释说。
    “我弄到了沙丁鱼就回来。我要把你的鱼跟我的一起用冰镇着,明儿早上就可以分着用了。等我回来了,你告诉我棒球消息。”
    “扬基队①不会输。”
    “可是我怕克利夫兰印第安人队会赢。”
    “相信扬基队吧,好孩子。别忘了那了不起的迪马吉奥。"②
    “我担心底特律老虎队,也担心克利夫兰印第安人队。”
    “当心点,要不然连辛辛那提红队和芝加哥白短袜队,你都要担心啦。”
    “你好好儿看报,等我回来了给我讲讲。”
 

[1] [2] 下一页
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 | 隐私策略 | 关于我们 | 手机3edu | 返回顶部 |